拜尔斯含泪指控:我每天都活在性侵回忆中 痛苦

网易体育9月16日报道:

拜尔斯、拉斯曼、马罗尼这几位美国体操奥运冠军,本周出现在国会作证,她们炮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、美国奥委会等部门在队医性侵案不作为,体操女皇拜尔斯更是在作证时泪流满面,而马罗尼也在证词中透露自己在报案后,FBI并没有立即展开调查。


队医纳萨尔已经被判刑,他承认担任美国体操队医和密歇根州立大学期间性侵女队员,不过,尽管受害者早就报案,但他继续工作,直到2016年媒体曝光这起丑闻,纳萨尔才得到应有的惩罚。

尽管如今纳萨尔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,但对一些不作为部门和官员的调查还没有结束,在这次国会司法委员会调查中,拜尔斯出庭作证,这位伟大的体操运动员泪流满面说道:“没有什么比现在坐在你们面前更让我感到不舒服,我要责怪纳萨尔,也要责怪整个系统,是这个系统让我遭受了性虐待。”

“如果你允许性侵伤害年轻女孩,后果将是非常严重,我真是受够了。”而痛哭的拜尔斯还表示,除了FBI的失职,美国体操队和美国奥委会、残奥委会,早就知道体操运动员受到了队医的性侵。


拜尔斯在证词中还提到了今年举办的东京奥运会,当时她因为心理健康问题退出女团决战,“2020年春天,东京奥运会被推迟一年,这意味着我要去健身房训练和接受治疗,在接下来365天里,每天都生活在性侵事件的回忆中,我不应该独自忍受。”

另外一位奥运冠军马罗尼也出庭作证,她是伦敦奥运会金牌得主,她讲述了15岁时的一个晚上,她赤身裸体被队医纳萨尔压在身下,这是她多次遭受性虐待的一次,“长达几个小时,那天晚上觉得自己要死了。”

马罗尼回忆自己与FBI人员打电话时哭泣,但联邦调查局选择无视,“从13岁开始,曾在7年的时间里遭到纳萨尔的性侵,事实上,他更像是一个恋童癖,而不是医生。我想长久以来,我们都在质疑,只是因为其他人没有完全认可我们,我们怀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,在我看来,这使得愈合过程需要更长时间。”

马罗尼还透露自己在2015年夏天和FBI通了三个小时的电话,在电话里告诉对方,纳萨尔猥亵她的详细时间,但在自己讲完后,对方沉默了,并问道:“就这些吗?”最重要的是,马罗尼指出FBI不仅不作为,掩盖了对纳萨尔的指控长达数月之久,还篡改了自己的供述,“联邦调查局不仅没有报告我受到性侵一事,还对我说的话做出完全错误的更改。”

同为奥运冠军的拉斯曼在国会作证时说道:“今天来到这里让我失去了一切,我最担心的是,我希望自己有精力走出这里,我认为人们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对我们的影响有多大。”

不得不提的是,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-雷表示在这次调查中,对纳萨尔案的拖延深表歉意,并透露一名主管探员因为未能正确处理这起案件,并且有撒谎行为,已经被解雇。此外,克里斯托弗-雷承诺,确保联邦调查局的每个人都记得这里发生的事情,而且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。

足球直播吧 足球比分 足球直播 低调看 篮球比分 比分直播 JRS直播 极速体育直播 足球直播 足球资料